中美经济差距到底有多大?数字迷雾背后的真相

点击上方环球财讯网”,关注并选择“置顶”

全球财经大事,第一时间送达!

作者:陈经 瞭望智库特约宏观观察员 

来源:瞭望智库(ID:zhczyj)


自从2010年中国GDP总量超过日本,中美经济比较就成了热门。


世界银行统计的2016年GDP排行榜上,美国以18万亿美元排第一,中国为11万亿美元,排在第二位,排第三的日本仅4.3万亿美元,和中国拉开了差距。


中国经济总量接近美国了,而且增长率明显比美国高,何时能超过美国也成了一个现实问题。


但一算人均,中国要追赶美国还有很大的距离。


但是,中美经济发展的差距真有数据表明的那么大?


也不尽然,数字迷雾后面有很多耐人寻味的东西。


1、为什么很多人认为中国经济比美国弱太多


前些年,中国经济增长率在10%以上,而且人民币对美元不断升值,于是有人乐观预测,2020年中国的GDP将超过美国。


这几年,中国经济增长率降到6%-7%,人民币对美元不再单边升值,于是,又有人认为,中国GDP超过美国“仍需十年以上”。


无论如何,经济学界与舆论确实在认真考虑中国GDP总量何时超过美国这个问题,在十余年前这是不可想象的。


但当人们将注意力从总量转向人均数值时,画风一下就变了——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倍,人均相关的数据中国落后美国和发达国家太多。


例如中国人均GDP仅相当于美国的七分之一,而由于中国参与劳动的人口比例高于美国,个人劳动时长也长于美国,中国的“劳动生产率”更是只有美国的十二分之一。



具体到教育、消费及医疗等领域,中国人均数据看起来也是被美国全面碾压——


人均教育投入:虽然2010年以后中国加大了教育投入,人均数值增长了一倍,但至2016年仍然连美国的十分之一都不到。


人均消费支出:2015年,中国人均消费支出仅为2401美元,只有美国人均35525美元的十四分之一。


人均医疗支出:这个看起来更为夸张,2014年中国人均医疗支出为419美元,而同期美国人均支出高达9402.5美元,是中国的22.4倍!



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6年人类发展指数(HDI)排名。1-51名为“极高人类发展水平”,52-106名为“高人类发展水平”,107名以后是“中等人类发展水平”和“低人类发展水平”。人类发展指数只有三个评估因素:人均GDP、人均受教育年限、人均寿命。


更为重要的是,中国较低的人均数据也影响了一些复合指标。如人类发展指数,中国排名第90位,不仅远远落后于排名第10的美国,而且也落后于很多发展中国家。


这样综合看下来,很容易给人一个印象:中国人均经济数据与美国有数量级的差距,中美经济差距仍然十分巨大。


2、中美经济差距并不像数据表明的那么大


说到这,“但是”又来了。


中美经济发展的差距真有数据表明的那么大?


未必!


首先,数据指标体系本身就有一定问题。


刚才提到的排名都是以汇率计价,而一般认为,中国以汇率计价的人均GDP是被远远低估了。如果换成以购买力平价计价,排名会发生较大变化。


早在2014年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就认为中国以购买力平价计价的GDP总量已经超过了美国,同时印度也超过了日本,这种调整基本减少了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绝对数值差距。


然而,由于其它发展中国家低物价消费上调更多,中国以购买力平价计价的人均GDP世界排名反而更低了!也就是说,中国的人均GDP被更严重地低估了。


其次,中美两国的GDP统计有着深层次的不同。


美国有很多并不增加财富,甚至是增加国家负债的经济活动被统计成GDP。例如美国增发国债消费创造了GDP,政府国债一年年高涨总数已经超过20万亿美元了。


而中国正相反,中国有大量的经济活动被GDP统计忽略了,而被统计进GDP的很多活动本身创造了大量的财富,却只计算了不大的增加值。


例如,2016年中国服务业占GDP比重仅51.6%,在世界各国中明显偏低。不少学者就指出,由于技术性原因,中国对服务业的统计比较粗放,很多规模以下的服务业要么从统计意义上不存在(如淘宝不交税),要么被简单低估。


除此之外,中国进行了大量投资,这些投资本身按增加值计入GDP只是一次性的,但是留下的房产建筑、基础设施等“固定资产形成”却可以一年年持续发挥作用。这些固定资产形成有的直接是财富,有的则可以帮助其它财富升值。如铁路、公路、地铁等虽然本身升值不多,有时甚至亏损,却能帮助一大片地区实现财富升值。


再次,美国的浪费型、痛苦型GDP比较高,这是中国没有的。


来看几个例子——


  • 美国律师费创造的GDP高达1万亿美元,占到了GDP总量的6%,而中国律师业收入仅为400亿元人民币,占GDP的比例只是美国的百分之一!美国律师成本这么高是好事吗?不是,这其实是存在很大问题的。


  • 美国人均消费用电量是中国的7.5倍,用电存在很大的浪费。就拿极力推崇环保节能的美国前副总统戈尔来说,家庭用电量是普通家庭的21倍。


美国人洗完衣服后一般用烘干机烘干,而中国人一般会选择自然晾干。据统计,2009年美国全国共有8800万台烘干机,每台烘干机年用电量为1079度,光烘干机的总用电量就超过三峡水电站全年的发电量。


美国人还长时间大开空调,24小时运转,人走了也不关,再加上较大的住房面积,耗电量极高。


  • 美国的人均教育投入超过中国的10倍,但教育投入并不是越高越好,既要看效果,也要看由谁负担。


对普通美国人而言,教育负担是极重的。为了上大学,美国学生普遍需要贷款。全美有4400万人共欠下了1.4万亿美元的助学贷款(这个数值甚至超过了中国2012年的个人住房贷款余额),每年约有11%的学生因无力偿还助学贷款宣布破产。更不可思议的是,奥巴马当选总统前4年才全部还清学生贷款。


  • 美国的人均医疗支出是中国的22.4倍,看上去中国医疗投入很少,但实际上,美国医疗在国际上是出了名的价格高、代价大,成效并不好。


美国由于医疗保险利益集团的恶性发展,民众医疗负担极重,需要购买价格不低的医疗保险,否则将会面对足以导致破产的极高医疗费用。美国人均寿命78岁,不比中国人均寿命76岁高多少,在发达国家中也是属于较差的。


3、中国经济的真实情况到底怎样?


观察中国不高的人均数据,会把中国当成一般发展中国家。而这正是评论中国经济时易犯的错误之一。


跳出一系列国际指标,中国经济的真实情况是怎样的呢?


就拿刚才提到的中国排名很低的消费来说,在众多具体的消费领域,中国的人均消费水平其实高得让人惊叹。


消费是具体的,无非就是衣食住行——


在汽车销量上。2016年,中国大陆人均汽车销量高达每万人203辆,居世界第35名,比新加坡高,更是中国台湾111辆的近两倍,美国也仅为中国的2.5倍。



从上表可以看出,人均汽车销量高的基本是人均GDP达二三万美元的国家,只有中国这个8000多美元级别的国家加了进来。


一般来说,如果都买得起车了,消费水平不应该太差。如果仅看汽车市场,的确很难将中国理解成发展中国家。


在高铁消费上。2016年底,中国高铁总里程22340公里,占世界60%。即使中国人口众多,人均数值也不低了,更不要说大多数国家根本就没有高铁。中国人口是日本的10.8倍,高铁总里程是日本的8.5倍,人均也就差一点而已。中国高铁总里程按规划在2020年超过3万公里,人均数值也就能超过日本了。美国等于没有高铁,虽然奥巴马、特朗普都说要发展高铁,但筹集资金面临的困难重重,前景不容乐观。


当前,中国人乘坐高铁出行已是最常见的交通消费行为之一,高铁的性价比、舒适度、运营速度、覆盖范围等各方面指标全球领先。单看高铁消费,中国甚至超过了发达国家,完全不是发展中国家水平。



OECD(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)统计的2014年多国人均肉类消费,牛肉、猪肉、禽类和羊肉(不包含淡水鱼和海鱼)


在肉类消费上。2016年中国人均肉类消费59公斤,是世界人均的两倍。美国人均120公斤,是中国的两倍。


但是,中国普通民众基本不存在吃肉难的问题了,只是生活习惯上更偏重于米饭和蔬菜。中国人均蔬菜产量超过500公斤,居世界第一位。与日本、韩国等不少发达国家相比,中国的人均蔬菜瓜果消费明显要高。



空调渗透率指标,横轴为人均GDP,圆的大小是市场规模,其高低反应空调的使用量


在空调消费上。中国多数国土平均温度并不高,但空调渗透率竟能高达60%,与发达国家接近,和同纬度的美国差不多。


一般来讲,只有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以上的国家才用得起空调,中国显然是个例外。


除了空调,智能手机、电脑、冰箱、洗衣机等IT与家电类产品,中国普通民众完全用得起,消费水平远远高于其他发展中国家,也并不比发达国家差。


在住房消费上。美国人均住房面积是67平米,为世界最高,家庭平均住房面积高达204平米。但中国房地产业经过多年发展,到2016年人均住房面积也达到了40.8平米,超过了几乎所有欧盟国家。中国不仅住房面积够大,住房档次也有明显提升,基础设施良好的小区成为典型住房,和发展中国家完全是两回事,离美国差距并不大。


4、如何正确看待中美经济差距?


综合来说,虽然在一些与人均相关的数值上,中美看似有数量级的差距。但实际上,中美两国民众的生活水平差距,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。


不少人通过亲身体验,感觉在美国生活与在中国相比,其实是各有利弊,中国并不是简单地落后于美国,也有不少强于美国的地方。


中国的实际生活水平远好于一般发展中国家,更为重要的是,虽然美国等发达国家的人均GDP、人均收入数值远高于中国,但在财富数据上却迅速被中国逼近——


安联保险的2017年全球财富报告认为,中国大陆人均财富排名升至全球第27位。


不少美国人收入高,但储蓄却很低,反而欠了不少信用卡债,而中国人一般都有自觉储蓄的良好习惯,一般买房购车、投资理财、出国读书等也能负担得起(但近年来中国年轻人负债的比例在迅速提升,这个值得注意和警惕)。中国人在全世界的消费实力已经广为人知,庞大的购买力也并不比任何国家差。


中国并不需要追求虚高甚至有害的GDP数值,真正需要追求的是像美国那样具有领先世界的多种优势。


比如美国发达的金融市场、实力强大的跨国企业、一流的大学教育、领先的科技实力等。


在这些领域,虽然中国也已远超一般发展中国家,甚至可与第二阵营的发达国家相匹敌,但与美国相比,还是有显著差距的。


2018年美国经济十大焦点问题,这是高盛的答案


来源:华尔街见闻(ID:wallstreetcn)


在2017年的最后一份经济报告中,高盛经济学家Jan Hatzius等讨论了他们认为2018年关于美国经济的10个最重要问题。


高盛预计2018年美国经济复苏势头将持续,且略高于2017年增速,失业率也将进一步走低至196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。对于美联储最关心的通胀问题,高盛认为多重因素将推动核心PCE物价指数从当前1.5%水平反弹。


在货币政策方面,高盛预计,美联储今年加息四次,同时按照当前计划进行缩表。


高盛表示,宽松环境已经基本上走到了尽头。目前经济已经或者略超过充分就业,增长势头强劲,财政政策的进一步提振已经在酝酿之中,金融环境进一步放松将是火上浇油的做法,是不可取的。


1、美国经济增速能否继续保持在目前为止2.2%的平均水平之上?


高盛给出肯定的答案,并预计2018年美国实际GDP增速将达到2.6%,略高于2017年的增速。预期经济持续健康增长主要处于三个原因:(1)当前强劲的势头;(2)来自金融市场持续积极的动力;(3)财政政策的适度提振。


高盛预计来自金融方面的动力将逐渐减少,但至少在未来的几个季度里,会继续对经济产生正面提振。


2、失业率已经减少至2000年4月以来的新低3.8% 会进一步走低吗?


高盛认为,周期性扩张将进一步推动经济以高于长期产能的速度增长,预计到2018年底失业率将进一步大幅下滑至3.5%,创下196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
3、(单户)住宅新屋开工会否进一步增加?


高盛表示,不可否认的是,住房市场将于2018年面临诸多挑战,包括税改将增加抵押贷款的边际成本、10年期国债收益率和长期抵押贷款利率预计将于2018年增加50个基点以及家庭组成趋势较弱造成需求停滞等。


但高盛依然预计,房地产市场将继续复苏,至少在核心独户住宅领域,其中最大的积极因素来自持续紧缩的供应,在过去一年里,房屋空置率大幅下降,目前处于200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
高盛预计,未来几年里,人口和周期性因素将拉动住房拥有率平均每年提高0.4个百分点。但高盛对多家庭住房市场的看法并不乐观。


4、工资增长会否加速?


去年的工资增幅令人失望,基本停滞在2.6%,但高盛认为,在新的一年里,工资增长有望开启加速。


首先,高盛模型显示,随着失业率急剧下滑,以及生产率增长反弹迹象的出现,工资在2018年至2019年间将逐渐增加。


其次,在非农行业中,每小时补偿(CPH)受统计扭曲的因素而遭到压制。另外,有证据表明,一些高收入家庭试图通过推迟收入来降低税率,这可能进一步压低了CPH数字。


5、核心PCE物价指数会否从当前1.5%水平反弹?


拖累通胀的因素可能在2018年持续,例如租金通胀风险持续向下,医疗服务的价格通胀前景也不明朗。


但高盛预计核心通胀明年将从当前水平上升。首先,历史数据表明当失业率下滑至4%以下时,衡量通胀和失业率关系的菲利普斯曲线将进一步陡峭。


其次,高盛分析表明,进口价格和核心通胀之间的滞后关系可能很长。从统计数据上看,即使是两年前的进口价格通胀,也会对核心通胀有显著影响。2015年进口价格的大幅下降可能对2017年核心PCE数据造成了压力。未来一年,这种压力有望转化为小幅的动力。


最后,高盛指出,基数效应也将推高核心通胀。


6、美联储今年的加息幅度会否超过市场已经定价的两次?


目前美联储预计2018年加息3次,比市场已经定价的多出一次。但高盛认为,这个预测还是相对保守,高盛预计,今年美联储将加息4次。


7、美联储会否调整其资产负债表正常化计划?


高盛认为不会。


有些人担心,一旦经济出现不好迹象,美联储可能会暂停缩表计划;也有人表示,全新的美联储班底曾在过去表达过反对量化宽松的观点,因此担心,美联储会加快缩表步伐,甚至主动出售资产。


但高盛认为这两种情况都不太可能发生。一方面,美联储已经明确表示,除非经济前景出现“实质性”恶化,导致联邦基金利率大幅下降,换句话说,就是经济出现衰退或接近衰退,才会暂停缩表。高盛表示,当前复苏足够强劲,2018年不太可能出现上述情况。


另一方面,目前的缩表计划一旦完全实施,已经相当激进。高盛预计,按照当前节奏,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将在2019年减少4400亿美元,比无上限的缩表方式仅少1100亿美元,相差并不多;按照当前节奏,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在GDP中的占比将每年减少2.8个百分点,比起无上限缩表方式下的3.3个百分点也相差无几。


主动出售资产可能导致资产负债表正常化步伐大大加快,但高盛表示,目前美联储成员普遍认为,资产出售会过快收紧金融状况,这一共识很难被推翻。


8、终端基金利率的市场定价会上升吗?


2017年,尽管经济增长强劲,美联储加息此处超过市场年初定价的次数,但隔夜指数掉期利率(OIS)和欧洲美元期货隐含的终端利率并未走高。


高盛认为,在2018年,经济预测强烈暗示着终端基金利率市场定价将会上升。如果美联储加息次数超出当前市场定价的次数,且额外的收紧在当时的经济背景下被认为是合理的,那么市场很可能会修正他们对长期基金利率的预期。此外,期限溢价也有可能从当前非常低迷的水平上升。


9、收益率曲线会反转吗?


过去一年,10年期美债收益率和联邦基金利率之间的息差已经从180个基点下滑至100个基点,许多投资者担心,如果美联储继续按当前速度加息,收益率曲线出现反转的可能性有多大,以及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。


但高盛认为出现反转的可能性不大。只有当市场认为基金利率已经超出其可持续水平,或者期限溢价为负,又或者这两者同时出现的情况下,收益率曲线才会出现反转。但正如在上个问题中所述,终端基金利率的定价将上升,收益率曲线不太可能出现反转。


10、金融环境会否进一步宽松?


2017年,尽管美联储加息3次,并开启资产负债表正常化,但随着股价上涨、信贷息差收窄、美元走弱以及长期利率停滞不前,高盛金融条件指数在2017年进一步放松了100个基点,目前处于扩张期的最宽松水平,比长期平均水平还低1.3个标准差。


但高盛认为,这种宽松环境已经基本上走到了尽头。目前经济已经或者略超过充分就业,增长势头强劲,财政政策的进一步提振已经在酝酿之中,金融环境进一步放松将是火上浇油的做法,是不可取的。


高盛进一步指出,在新的一年里,对金融失衡的担忧可能加剧。一些领域的资产估值已经上升至历史最高水平。虽然尚未出现美联储最为担忧的大规模信贷扩张,但金融市场已经出现了一些投机行为,例如加密货币市场的繁荣。

环球财讯网官方微信,致力于向商业菁英和企业决策者及时提供来自全球的商业、经济、市场、管理和科技新闻。

微信号:hqcaixun【←长按复制】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